<rp id="manmb"></rp>

  • <dd id="manmb"><noscript id="manmb"><dl id="manmb"></dl></noscript></dd>
    <em id="manmb"><ruby id="manmb"><input id="manmb"></input></ruby></em>
    1. <li id="manmb"></li>

      <em id="manmb"><acronym id="manmb"></acronym></em>
      <th id="manmb"></th>
          華圖教育-第一公務員考試網
          0931-8186071 甘肅分校

            這幾天,各省高考志愿填報陸續進入尾聲,不過福建閩侯縣上街鎮很多農村考生和家長卻 非常焦慮。因為,這些考生今年享受不到降20分錄取的政策了,而在過去12年,因為這項優惠政策,許多考生上了大學。

            用“只做不說”的高考加分來順暢地推進當地大學城征地,這樣的土政策竟能一做就是12年,這算是拍案驚奇嗎?現如今騎虎難下——取消則導致民怨沸反盈天,不取消則違法昭然,可當年,這究竟是誰的主意,誰又在坐視不管,當地教育主管部門何以在敏感的加分問題上,如此睜只眼閉只眼呢?

            拿土地來換高考加分,這種荒唐政策真是讓人稱奇。有了這個籌碼,征地問題就平緩多了:農家的孩子,哪個不把讀大學視為天大的事,20分的降分錄取政策,又能把全省多少考生輕飄飄甩在身后?按照這個邏輯,但凡難事怪事不平事,都可以祭出高考加分或降分錄取的奇招來緩沖,在代際流動不易的今天,金燦燦的“20分”不啻完美的硬通貨。如此一來,行政之手就輕松多了,征地成本也就被輕松稀釋了,可謂省錢省力又省心。

            從2002年起,每年高考報名結束,閩侯縣教育局便會以政府名義打報告,請求繼續執行加分辦法。據說流程是這樣的:“報告讓領導簽一下,請某廳長、請高招辦某某繼續執行,簡單簽一下,用復印件傳給我們(地方教育局),我們拿到復印件就可以去做,這也等于是口頭答應我們去做,沒有正式的文件批下來。”一言以蔽之,誰都知道這樣的操作是違法違規的,也知道沒法拿出正式文件來“遵照執行”,但基于某種潛規則,每年都有人打報告,繼而簽名背書。

            師出無名的亂加分亂降分,不聲不響、緊鑼密鼓,誰也說不清其間衍生出幾多亂象。

            不久以前,遼寧本溪高級中學1000多名高考生中有87名體優生獲高考加分資格一事引發舉國關注,6月30日晚,教育部在官方網站發布通報,強調嚴厲打擊高考加分資格造假。那么,12年來因征地政策而莫名降低20分錄取的那些閩侯縣“土考生們”,一路綠燈而“年年歲歲花相似”,究竟誰可擔責、誰來埋單?

            無獨有偶,7月2日《東方早報》報道稱,前些天,河南汝州市發布公告稱,凡屬2014年被評為汝州市星級文明村的畢業生,在這次事業單位和教師招聘中,筆試總分加1分。汝州市人社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雖然這一政策有失公平,但它是由市委和市政府領導決定的,他們也沒有辦法。是的,還是“領導決定”,還是“賣分求順”,卻讓嚴肅的招考因為各種“附加分”而面目模糊。既然文明村都可以加分,低保戶要不要照顧、五好家庭要不要鼓勵?

            高考或者公考,關乎社會階層的公平有序流動,是社會公平的底線之策。一切在底線上開口子的行為,看似便利了政策推進,比如征地、比如文明村評比,但這種慷公平正義之慨的拍腦袋決策,不過是飲鴆止渴而已:一方面,它傷害了制度設計的程序正義,不過是政策上的“拆東墻補西墻”;另一方面,它讓人生競技的裸分PK變成各種“附加技”的操演,加分越多,公平缺口越大,權力長袖善舞的空間越是廣闊。

            依法行政了這么多年,只是,單從行政合法性來看,公考或者高考,地方有什么資格如此隨意加分?各種獅子大開口的加分或降分錄取政策,除了清理,恐怕更該雷霆問責了。

          (責任編輯:甘肅_張敏)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• 熱門分站
          • 熱門地市
          • 熱門考試
          • 熱門信息
          •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模考

          華圖招聘 97色伦久久视频在观看